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8章 庄上花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皇上,她拒绝了!”坤宁宫皇后也开始诉苦了,无论再强的女人只要有人宠着她就会变得娇弱:“燕桓这般有才华的孩子,燕家也是百年世家,她却不同意这门亲事,那要找个什么样的女婿啊?”

    “拒绝是正常的!”赵文呷了一口茶:“这个女人脑子与众不同,别说燕桓多有才华,也别提燕家京城权贵,越是这样越不得她的心!”

    “那她对什么有心?”皇后哭笑不得,都说找女婿是挑着灯笼找人才挑门第,她倒好送上门都给拒绝了。

    “她眼里只有钱!”赵文其实也不知道智慧最后会花落谁家,但皇后面前自己也不能落了男人的面子顺口胡绉。

    “钱!”皇后一激动差点将舌头咬了:“皇上,您和臣妾说的是同一个人吗?一个早餐铺;一个品裳斋;一个酒坊加砖厂,哪一个不是收入丰厚,不说富可敌国,全京城的官宦人家夫人太太就找不出第二个如她一般富有的了。挑女婿还看中钱,她是卖女儿?”

    被皇后揭穿自己胡言乱语赵文有几分尴尬,轻轻的揽过她凑进耳边道:“若梓潼真想要智慧嫁进燕家,朕给下一道指婚圣旨不就结了,何需费神!”

    “不要!”皇后吓了一跳,一把抓住赵文的手:“臣妾想给桓儿挑一个可心的媳妇儿,若是未经过她同意强指婚到时会适得其反,更何况,徐娇娘确实是一个能赚钱的好手,也不能让她心生了怨气!”

    “说起来,这个女人啊!”摇了摇头,赵文实话实说:“她和王渊是想远着咱们皇家,不想攀权贵高枝,恨不能远远离了京城和朝堂!”

    “皇上会同意吗?”皇后已不是青涩不懂事的年纪,这些年的恩宠让她有自信认为皇帝对她也是几分情的:“母后和父皇曾经说过,徐娇娘不是普通妇人,皇上?”

    “放心吧,就算放任他们远走高飞,依然有一条线拽在朕的手中!”王渊和徐娇娘以为辞官隐退自己就拿他们无可奈何了。他们以为悄悄将志远送去万全山庄习武无人知道是吧!当父皇将王牌军的令旗交到自己手中时,他就不介意自己的副旗主是个武功高强能力超众的少年。

    万全山庄,志远跪在了万先生有面前,郑重磕头拜别。虽然说可能三五个月又会回庄小聚,但是,这次别离意义非凡。

    “志远啊,这些年你潜心习武,今日有心要打出庄去,爷爷也不拦着,但是,有一事你得答应爷爷!”十四岁的少年已聚八位护卫的毕生武学!看着志远,万先生将手中的副旗主的令牌递了上去:“祖上规矩代代相传。爷爷大半辈子颠沛流离没有成家也无子翤,这令旗就传与你了!”

    “爷爷!”关于王牌军的事儿志远早已清楚,面对这个烫手的山芋却是不敢接却又不能不接。爹娘远离朝堂,自己也不想为皇家卖命,如果接了令旗,无论天南海北自己永远也得听他的令:“爷爷,志远还小,更何况,爷爷您身体硬朗、、、。”

    “这孩子!”万先生收回令旗:“你是受你娘的影响,怕麻烦!”这些年的相处万先生哪有不知道娇娘王渊所想:“若是你们心不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都得听令于他;若你们是心大的,爷爷也不会传于你!”

    “爷爷,那孙儿还是先闯过八位师傅这一关再说吧!”能不接就不接,有些责任是跑不掉的,那最后先等到爷爷百年之后再说吧。

    八位师傅,八种套路!一个个打败之后,居然以多欺少以老欺小。

    “来吧,小子,不用手软!”为首的师傅朝志远招手道。

    “八位师傅,这不好吧!”志远苦脸!都是手下败将了,却还不甘心言败,居然一拥而上。他们脸皮到底又多厚啊?还是说,年纪越大脸皮就更厚?

    “江湖险恶,别说八人,就是八十人八百人,一旦你惹上了就只能选择一个字:打!”万先生站在高处:“志远,记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年龄小功力不厚,想要闯江湖势必会吃很多苦头!”

    “是,爷爷!”其实志远还想说另外有一条路可走,那主是逃的!只是当着八位师傅的面他不敢有半分的偷奸耍滑。这些年在山庄,水里的还是山上的,他都玩了个遍,武功不说有多精,能一一将师傅们打败也算是不错了。他想出山庄了,师傅们告诉他江湖的精彩,江湖很大,他想去走走!说话间,身形变换脚步移动,已向师傅们出手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娇娘是在大半夜被院子里的吵闹声给惊醒的。

    “怎么了,进贼了?”灯红通明,护卫围了十多个,而且,还有好几个吊着胳膊呲牙裂嘴。

    “问问你儿子去!”王渊火气很大。夜里抱着娘子折腾了两回年龄大了也真是累了。睡得正香却被人叫了起来。

    “看吧,查叔!”耸耸肩两手一摊:“我都说过了不要惊动爹娘,你偏不信,现在完了!”

    “大少爷,你这样子能不惊动吗?”深更半夜蒙面进庄,多次询问不回话,自然惊动了护卫,全力截拦之下,伤了十八个护卫他也受了伤,有护卫上前扯下面巾他才发现居然是志远,你说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志远回来了?”娇娘这才看清楚了地上坐着的人,一声惊呼:“你怎么回来了?怎么这幅模样?你犯错了被师傅们打了?还是偷跑出来惹上什么麻烦,别人打上门来了?”

    “他是无事找事,活该受伤!”王渊没好气的说道。

    “受伤了?伤哪儿了?”娇娘急得上前连忙拉着儿子要察看伤情。

    “娘,我没事儿!”就知道爹不疼娘才爱!打败了八位师傅时天已黑尽,万爷爷说既然已出庄就没再回头的理由,让他连夜赶路。回到这边庄上,突发奇想要试试庄上的护卫安保强不强,蒙了脸就往里冲。一番打斗下来,自己也受了伤了。其实,若不是今天一天都在跟师傅们战斗消耗体力太多,说不定这些护卫全都会被自己打趴下,也伤不了自己。这样说来,庄上的护卫还得加强才行。

    孟大夫被请来看伤时摇头叹息,这群年轻人是嫌自己太清闲了吧,没事找事儿,自个儿打自个儿还伤得如此严重。

    “你也真的是!”娇娘看着孟大夫给他处理伤口哭笑不得:“就算是的试探,也没有必在这么下狠手吧,伤了他们你自己也受伤,现在好了,一群伤员,还得让人伺候!”

    “太太,不管大少爷的事,是小的们学艺不精!”护卫头领罗乾羞愧难当,幸好是大少爷,若真的是强敌怕早已得逞了:“大少爷好功夫,小的们佩服!”以一抵八十,还能坚持半个时辰,小小年纪真是难得。

    “娘,不认真不下狠手试不出真功夫!”就庄上这样的护卫水平,志远还真有些担心。等孟大夫给他处理好伤后他站了起来,朝几个卸了胳膊手臂的人一番**给他恢了原。对另外十人则表示抱歉了:“你们的伤只能慢慢养了,月银照发,别外让厨房给做点病号饭!”

    “多谢大少爷!”挨了打还得谢别人!这就是技不如人的悲哀。

    “真是个惹事精!”一番折腾后娇娘重新躺回床上抱怨不已。

    “娘子,为夫发现,无论是智慧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