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8章 同门相杀(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回锦绣坊的路上, 杨夕一路踢着一颗白色的小石子儿,走得很慢。

    说真的,她有点后悔。

    云想闲刚才那话说得实在太不是东西, 自己很替颜姐不值, 于是就很不给面子的原话怼了回去。

    可其实那样是不好的。

    很伤人, 杨夕心里边儿想。要不我明天去找他道个歉吧?

    这么想着,就走回了锦绣坊附近,毕竟是天羽军队的御用织坊,路程上并没有远得很过分。夜色很暗,街边上树影婆娑, 雪白的小石子儿俏皮的滚来滚去。

    忽然,杨夕站住了。

    一抹淡淡的血腥味道飘过鼻尖儿。

    天上的冷月依旧皎皎,远处不时传来几声寥落的犬吠。

    喝多了酒的醉汉倒在街边,凄厉的唱嚎:“凭君莫问封侯事, 一将功成万骨枯……”

    脚下的石子儿, 有几许硌人。杨夕猛地打了一个冷战,大步在街面上奔跑起来。

    雪白的小石子儿被踢到了路边不知什么地方, 骨碌碌滚出清脆的声响。

    杨夕一路奔向锦绣坊的大门。

    幽冷月光下, 离着三四丈远,一眼就看见了漏出一线缝隙的大门上, 一个淋漓狰狞的手印。

    血手印……

    那血腥味已经浓烈异常,几乎刺得人鼻端发痒。怀着强烈而熟悉的恐惧感, 杨夕一把推开了锦绣坊的大门。

    然后她看见, 一身大红衣衫的锦绣坊主颜红娇, 整个人从腰部断成两截,趴在距门一步的地上。

    血水在她身下几乎淌成了一条河。

    杨夕一步迈进大门,脚下不稳,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依稀很多年前,也是这样的场景,匆匆一别,再回门就是整个栖身之处被人血洗一空,半个身子的少年执拗的爬到门口,最后见到了她一眼。

    “七少爷……”杨夕怆然出声。

    正此时忽然有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杨夕的裙角。

    颜红娇整个人被人劈成两半,下半身几乎被人砍烂了,而她居然还撑住了没死!

    稍一张口,猩红的血水就像止不住似的冒出来,颜红娇双眼血红的直盯着大门的方向,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昆……仑……”

    杨夕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喊出来:“颜姐!”

    颜红娇趴在冰冷的砖石地面,充血的双眼执拗地盯着大门的方向,说不出话,也不肯闭眼。

    杨夕战栗地回过头,在大门的旁边,看到一只积灰已久的号炮。

    那是云想闲,在新港建城之初,就规定每一家商铺都要必备的号炮。

    彼时天羽境内的冰风暴还未过去,昆仑与天羽的关系尚未缓和,战事随时可能再起。

    这是各家各户,用来向天羽军队求救,或者示警敌袭的号炮。

    可是天羽建城至今已经两年有余,安逸的日子是那么容易软化人的意志,和平了太久连号炮都已经积满了灰尘。

    杨夕二话不说,扑过去直接拉响号炮。

    “轰――”一声响,七彩的烟花腾空而起,映红了半边天空。

    门外醉汉颠颠倒倒的唱腔传进来:“传闻一战百神愁……两岸强兵过未休……”

    回头再去看颜红娇,已然气绝身亡。然而那双血红的眼睛,却至死都是圆睁着的。

    ……

    天空骤然猩红的亮起了半边,撤退中的楚久骤然停下了脚步。

    “什么情况?不是说没留一个活口吗?”

    另一名剑侠脸上的血污都还没有擦净,剑尖儿上的鲜血滴了一路。

    “我最后检查的,怕他们修士难死,还每一个都砍成两截,在心脏上补过刀。”

    楚久咬了咬牙:“但这明明就是从刚才的院落里发出来的信号!漏掉他们一个,你们知不知道打起仗来昆仑要多死多少人?”

    “那怎么办?任务完成的消息已经发给张子才了!”

    楚久的目光扫过身后一干以他为首的凡人剑侠们,这些人至少都跟在他身后出生入死七八年有余。他以往不是没有做过冒险的事情,甚至可以说他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冒险。凡人杀修士,在他之前是从来没有的,即便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都随时有可能要了他们所有人的命。

    做决定的时候,他心里莫名的偷跳了一拍,仿佛什么不详的征兆。然而他不得不……

    “回去!”

    夜色中,一群黑衣的鬼魂,持着染血的钢刀潜回了新港城。

    ……

    颜红娇的血迹,沿着院子一直延伸过大堂,在面上猩红的刷到后院的制造区。她应该是听见声响,从卧室跑过来查看情况,进而被人一刀两断的。难以想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