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7章 同门相杀(三)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宿的噩梦,黏腻湿冷的井水, 折断的指骨在眼前不停的摇晃。

    杨夕四更天就爬起来, 模模糊糊的想起一个,总是蹲在煤油灯下, 用小本本计算攒出了几条牛腿,几块砖头的姑娘。

    新港城特有的朦胧月色,沿着窗棂之间的缝隙爬进室内,像一条条融化的冰蛇。那种夜深人静时常有的感觉又来了,深处偌大一个新港城中,住在锦绣坊柔软的床铺上。

    她却觉得,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而今夜,更是安静得半点声音也没有。等等, 安静?

    锦绣坊织女的宿舍,是两人一间。杨夕睡觉不讲究,既没挂帘子, 往日深夜里醒来, 对面姑娘睡觉时的磨牙声总像闹耗子一样没完没了,然而今天却静得……仿佛连呼吸都没有了?

    梦里那种突如其来的巨大恐慌,蓦然间撅住了咽喉。

    杨夕翻身下床,几步走到对面的拔步床前,抬手掀开了帘子。

    没有人。

    被褥凌乱的丢在床铺上, 原本睡在这里的姑娘似乎是被突然间叫走……或者拖走了。

    伸手去摸那床铺, 冰凉一片, 显然主人已经离开了很久。

    不要紧的, 这姑娘日常就是个磨蹭的,

    兴趣是茅房上得久了些呢?

    然而站在茅房的门口,杨夕清清楚楚的看见,里面的任何一个蹲位上,都没有人。

    鬼使神差的,杨夕轻轻推开了隔壁织女的宿舍。

    门声“吱嘎――”轻响。

    杨夕抬脚直接迈进去。

    没人。

    两张床铺上的被子甚至都折叠得整整齐齐,好像主人压根就没有回来睡过。

    杨夕这才开始真正的慌了,一间一间推开相邻的宿舍,门板撞在墙壁上的回声,在锦绣坊的院子里越来越紧密的响起。

    “咣当”“咣当”……

    然而占地面积偌大的一个锦绣坊,此时空旷得好像只剩了杨夕一个人。

    即便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一个人从宿舍里探出头来。

    杨夕心怀莫大的惊恐,一脚踹开了坊主颜红娇的门,咣当一声巨响。

    “谁呀?大半夜的这么不知道轻重!”颜红娇坐在一盏灵力灯下,衣装整齐,她面前的桌子上摊着一张雪白的丝帕。

    隐约的灯光下,那丝帕上流动着银色的祥云。

    而坊主颜红娇,在杨夕破门而入前,似乎就是一直对着这张帕子发呆。

    杨夕见着了活人,那种梦里带出来的恐慌和压抑感,终于如潮水般的褪了下去。

    见到颜红娇满脸不耐烦的样子,并不像有什么大事发生。

    “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杨夕说着,不禁扫了一眼桌上的丝帕。

    那丝帕的质地极好,并不像是一个织女随身用的。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真正织女织出来的经典作品,织女们自己常常是舍不得使的,花费那么大的心力做出来的织品,谁不是拿去换了更急需的东西。毕竟织造是她们唯一的谋生手段,而织女只是一种并不高级的工作。

    “是闲王爷的手帕。”颜红娇淡淡的回答,“宿舍里的其他人,去工坊里给你织嫁衣去了,但是我没打算帮忙。”

    两根纤细修长的手指,不耐的敲了敲桌面,依稀手指侧面经年所生的老茧。

    杨夕一顿,晃然终于明白了什么:

    “颜姐,你……”

    “就是你想得那样。”颜红娇漠然的看了杨夕一眼,指了指门外:“要找她们,你自己去工坊那边吧。我这里不欢迎你,”颜红娇顿了一顿,垂下眼睛,“至少今天晚上不。”

    杨夕于是道:“颜姐,我……”

    颜红娇一抬手,一道掌风毫不温柔,直接把杨夕送出了门。

    两扇木门咣当一声在杨夕的脸前面合上。

    颜红娇的声音从门内传出来:“把你的嘴闭上吧,我也是有自尊的。我本事虽不如你,可也没打算让你来同情。”

    杨夕直勾勾的盯着近在眼前的门,半晌没说出话来。

    她并不同情……

    那不是同情。

    沿着走廊一路穿过宿舍,来到工坊间。

    果然最大的一间织造工坊亮着,堇色与黄色相间的帐幔随着夜风微微飘动,撩起的缝隙传出里面的热闹的嬉笑声。

    “二妞明早起来,看见衣服也不知是什么表情?”

    “肯定是特别惊喜,特别感动,特别幸福……”

    “拉倒吧,她那个性子,指不定还要嫌麻烦。你见过她穿黑色以外的颜色?”

    “那一辈子就嫁一回人呢,

    她现在不懂得。以后老了想起来肯定要后悔。”

    “别管那么多啦,反正咱们锦绣坊嫁出去的,就算是二妞,也得漂漂亮亮的出门!一切的反对意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