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06 以身作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其实和地方政府都好谈,他们迫切需要电力投资,而电力部并不能满足每个地方的需求,部里通常跟经济更发达,需求更迫切的省份合作更紧密,这就让一些地方不得不抓住唯一的政策,自己政府办电,或者是民资外资办电,自行办电的情况极少,主要是因为地方政府的专业底子是一穷二白的,而且执行效率是呵呵的。因此在眼下的资源状况下,有了一丝参与办电的契机,张逸夫也是一直盯着的,博哥的一个重要工作也正是维持那边的政府公关。

    所以地方政府现在不是难点,难点在核准流程上,最终需要计划委的批示,那帮老爷的思维想法,是凡人难以理解的。更进一步,贾老爷掌舵期间,对于电力实业的资本化改革十分谨慎,现在可见的,真正有规模的发电【企业】,其实也就是北漠罢了,华夏电力都排不上号,至于哈电一类的制造企业则是机械工业部那边的事儿。

    这一点是张逸夫最拿不准的地方,很可能计委大老爷一句话,所有的前期努力和投入都付诸东流,可如果贾峦松能带一句话,这力道就不一样了。

    “憋好久了吧。”贾峦松见到张逸夫振奋的表情才笑道,“你就非得有事儿的时候才说,再说情况没你想的那么紧张。”

    “主要我这个人比较紧张。”

    “得了。”贾峦松挥臂道,“与其担心计委。我觉得更要担心输电的问题。你得知道,曾经有一些民营资本的电厂,早早落成了,输电却没跟上。还是不能见效益。实际上就是跟电力部,电力局方面的沟通工作没跟上,尤其是滇南局,你得知道怎么回事。”

    “我知道。”

    “我这边,也就帮到这一步了,再多说话。就不合理了。”贾峦松话罢望向张逸夫,“你还记得,当年咱们在华北局筹建处的时候,你下班带我去二修厂么?”

    “记得。”

    “我当时就琢磨,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啊。”贾峦松摇头笑道,“现在可以肯定你的意思了。个人情感上。我会支持你,但也就是个人情感了。”

    “我明白。”

    “既然你认定了,那你就……加油吧。”贾峦松最后拍了拍张逸夫,露出了处于钦佩与怀疑之间的神色,“我能感觉到,这是一场持久战。”

    “没关系,我太熟悉持久战了。”张逸夫说着摇了摇头。表情中有一丝黯然,一丝骚情。

    贾峦松有些不懂,主要是不懂张逸夫的表情:“这什么意思?”

    “哦……跑题了,我指个人感情方面吧。”

    “这……”贾峦松脑子不得不再度掰转了一个方向,不过张逸夫的话很好理解,夏雪的情况即便是他都了解一二,当即拍了拍老兄的肩膀道,“你是不知道她父亲。她父亲和我家老爷子共过事,现在都会偶尔骂两句,更过分。”

    “你不知道,她父亲明年就该退休了,性情上已经平和许多了。一开始给人压力很大,现在不怎么理我了。”张逸夫摆手道,“主要还是夏雪,你看,别说我,你都到年龄了。”

    “是啊……”贾峦松的烦心事也提了上来,“自己倒无所谓,关键是父母。”

    “没错,我父母也是操碎了心,见面就催。其实我自己也有所谓,觉得是时候了。”

    “那夏雪什么意见?”

    “对结婚和生孩子都有抵触,希望维持现在的状态。”

    “这样的女同志还真不多见。”

    “是啊,这不多见的情况让我给撞见了。”张逸夫长叹一口气,“可这么多年下来,很多事是真的,感情也是真的。”

    “我理解,我太理解了!”贾峦松突然有些动容,略显激动地说道,“咱们都是爷们儿,不说别的,姑娘跟了咱们这么多年,总要有个交代!”

    “是啊,可你说我怎么交代?”张逸夫简直是剪不断理还乱,“她不给我交代的机会,而且时间长了……你骂我忘恩负义也可以,无所谓……时间长了,感情再好的情人,也会腻的。我当年喜欢她这,喜欢她那,就是因为她跟别人不一样,她有性格有思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性格思想已经成为了矛盾,就是因为这性格这思想,成了婚姻的障碍。”

    “哎……我真的理解。”贾峦松同样叹然道,“人之常情,我上学时候处的女朋友,转眼也五年了,当时真是个大美女,当然现在也是大美女。只是时间长了,都一样,人就是人,瓜子脸还是大饼脸,没什么新鲜的。”

    “可我们肩上还有责任,不然心里有愧。”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