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七九二章 突然到来的狙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走啊,你不是说咱们到南面去更安全吗?”霍小山催促矢野村夫道。

    矢野村夫却是不走,一会脚疼一会屁股疼的。

    至于他为什么不走,天知地知他知霍小山知可是他却又不知霍小山已知。

    霍小山就坐在那块石头上催促矢野村夫走,矢野村夫却又怎么敢走,因为他把那半张图就藏在霍小山屁股底下的石头缝里了。

    这要是走了就算他还会有机会回来取,可是就算再给他百八十号人他还能再找到这个山头这块石头吗?

    为什么日本关东军把藏在中国东北的军火弹药金银财宝绘成地图,那自然是因为东北山区广褒。

    那么大个军火库到时候如果没有地图的话都不可能找到,更何况一张写着军火库具体位置的一张纸呢,和东北的茫茫山野比起来那真的就是沧海一粟!

    “矢野君,你已经撒了好几次谎了,如果你这回再不听我命令,我直接就把你杀了,象咱们刚刚吃过的狗肉一样!快点走!”霍小山一本正经的威胁着矢野村夫,他站了起来,一手将那支波波莎冲锋枪平端了起来,一手拎着那装着狗肉的破袋子扔上了肩头。

    被霍小山拿死亡威胁了的矢野村夫看着霍小山那黑洞洞的枪口就那么笔直的站着,他头上的汗都下来了!

    说还是不说,矢野村夫再次纠结了起来。

    说了,那是违反松井太君的命令的。

    矢野村夫本人并不是军官,他也只是个上等兵罢了,问题是他是关东军里一位叫松井小原的大佐的勤务兵。

    而这位松井大佐正是负责隐藏日本关东军的很多军火弹药以及其他战略物资行动的负责人。

    只是松井小原的运气不好,他在随后的战斗中被苏联红军的炮弹炸死了。

    松井小原在奄奄一息之际,就把这份“藏宝”图交给矢野村夫。

    为了保证不泄密,矢野村夫那是立了毒誓的!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要么你走,要么你就永远留在这座山上吧!”霍小山又给矢野村夫施压了。

    霍小山不知道中国人常说的“磨叽”这个词是否能翻译成日语的,如果矢野村夫再磨叽,他可真就想给这家伙直接来上一枪了,这家伙,真是太磨叽了!

    收到了最后通牒的矢野村夫那额头上的汗真的就是劈了啪啦的往下掉啊!

    现在矢野村夫纠结的就是,如果自己把这张图弄丢了,那么那份秘密可真的就埋藏在满洲的大山里了,可是如果自己把这份图交给了“滕野君”那自己立下的那个不得好死不能回归神社的毒誓是不是会马上应验呢?

    有风吹过,吹动着附近的树木发出哗啦啦的响起。

    风过本来应当是很凉爽的,可是风一过,矢野村夫的汗下得却是更快了。

    然而就在此时,霍小山并不知道的是自己和矢野村夫却是已经出现在了狙击镜头中!

    “他们在做什么?”说这话的是一个女音,说话的人赫然是苏联红军狙击女英雄柳德米拉。

    此时,她的狙击步枪的镜头里正是霍小山侧脸,她看到霍小山背着袋东西手中的莎莎沙冲锋枪正指着他前面的一名日军俘虏。

    而那名日军俘虏却是出现在了另外一名苏联女兵的狙击步枪之中。

    然而此时观察并准备袭击霍小山的并不仅仅是两名狙击枪手,苏联红军驻抚顺的最高指挥官那位万诺维奇上校竟然也举着望远镜在观察着。

    但这还没有完,就在柳德米拉后面不远的地方赫然还有举着望远镜的慕容沛和抗联国际旅的人!

    霍小山暴露了,只因为他去了那百姓家烀的狗肉。

    霍小山并不知道,他找的那个所烀狗肉的看似木讷的中年人实质上竟然是已经与进入东北的八路军有了联系,他是一名八路军的交通员!

    苏联红军一方面不让国军进入东北,一方面对中共军队进入东北却是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从霍小山随着国军大员进行长春东北行辕时起,八路军已经大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