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3章 广寒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到这幕景象之后,林修心中一寒,随即以神识扫向四方,很快,他紧皱的眉头便舒缓下来,茹婉从水边树林走出,“林师兄......”看见林修之后,她也不顾什么女子的矜持,飞也似的朝林修奔来。在林修眼中,茹婉就像那跃动精灵,仿佛她踏出的每一步都踩在自己的心里,如梦如幻,如痴如醉。林修也忘记身旁还有拓界与苏荼,上前一把将茹婉搂在怀中,此刻,林修心间是如此的平和,他知道,自己现在不会再去漂泊,因为他要守在茹婉的身边,茹婉要留他多久,他便会待上多久,哪怕会是永恒。

    林齐在林子里头看着儿子那喜悦的神色,心里也是阵阵开怀,他又想起了他的阿紫,突然一下子就好像明白了许多。“大概阿紫就是想让修儿过上平常人的生活,唉,我实在是不该让他去寻觅他娘亲的下落,罢了罢了,我这老骨头终究是要死的,等我死了之后,让修儿自己去选吧。”

    就在林家人再度享受团聚之乐时,苏荼醒了过来。她看到原本的村落消失,再走到哥哥嫂嫂原有的草屋旁时,只看到一缕幽光从地面上升起。白色光幕中,嫂嫂江映雪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苏荼,看完嫂嫂的那些经历之后,苏荼顿时显出一阵悲切,“为什么?既然你有这种能力,为什么还要看着哥哥他......”

    幽光中浮现出江映雪的身影,她并无一丝辩解,那娇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苏剑心的死已然带走了江映雪身为女子所本该拥有的一切,那些无奈是江映雪没办法说出口的,能明白她的人,天下就只有一个苏剑心,所以这么多年来。苏剑心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表面上他在等阿雪死,其实真正等死的人是他自己。为了惊鸿,苏剑心的死阿雪阻止不了,为了即将到来的那场浩战,阿雪的决绝也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止。

    最后,江映雪甚至都没有对苏荼说一声“珍重”,便飒然消失,只留下苏家唯一的血脉站在原地黯然落泪。

    林修决定带着阿爹与茹婉离开。他要去往更遥远的“边荒领域”,在哪里,静静的守着自己的家人。拓界因为仙品仙兽阿荣的吩咐,当然会跟着林修,而苏荼与林修随行的理由似乎更为充分,苏剑心做了这么多,无疑便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苏荼一个人身上,就如同当年风家人不惜以死力保风邢渊一样,那沉重的担子苏荼只能扛下来。苏剑心一死。苏家世代流传的诅咒就会在苏荼身上产生变化,很快,她就会再次拥有化神的能力,而苏荼要做的。却是塑造另一个自己,一个能够继承惊鸿意境的苏家后人。

    ......

    ......

    仙界广寒宫里,此时如往常一般清幽宁静,支撑大殿的十六根漆红大柱下。各有一名身着薄纱,娇躯坦然可见的窈窕仙女。她们现在与那十六根大柱连成一体,就好像风筝一样被禁锢在原地。那柔软修长而又美艳动人的身躯,配着纤薄飘洒的丝带,又让那稍显冷硬的大柱显出阵阵仙气。只要主人心念一动,漆红大柱下相应的仙女便会飘然而至,不论主人要她们做什么,这些仙女都会一一执行。她们自然不是什么修为在天曌、渡劫的真仙,实际上,这些仙女的法力极为有限,都是其主人事先在她们体内铸下的。若换成修真者的理解,这些所谓的仙女其实就是傀儡,不过,她们的主人并没有抹去其记忆或是自我的意识,从人界将她们挑选上来的时候,这些仙女还都是些咿呀学语的孩童,而现在,她们除了遵从主人的使命,早就不知道别的什么了。

    说来奇怪,这广寒宫广寒宫,其实一点儿也不寒,半分也不冷,相反,在大殿正中央,便有一个能容下百人入浴,甚至畅游的仙界温泉。眼下,温泉当中盘踞着一名黑须男子,此人浑身一丝不挂,下半身浸在温泉里,露出的上半身皮肤就如同婴儿一般白皙细腻,而他身上的肌肉线条却是轮廓分明,简直挑不出一丝瑕疵。

    此刻,离风邢渊战死已过去了整整两年,而黑须男子在广寒宫中实际的修炼时间已达到了百年。实际上,男子还远远不到“天曌仙境”,并不是什么仙者,可他却享受到了即便是一般仙者也不敢奢望的广寒宫“明月泉”。在仙界有个说法,在明月泉中修炼半年,修真者便可脱胎换骨,修炼至三年,则会完全改变和强化元婴以及元神,而若是在明月泉中“渡劫”,那么仙者将受到的损害会降低到原有的一半,甚至不到三成。

    既然这黑须男子不是仙者,又饱享明月泉两年,想必应该是做梦都能笑出花儿来,可是,他的脸上此刻却显出了一丝忧虑。

    大殿高台正座之上的白袍老者立刻感受到了男子的细微心思,他口齿未动,低沉而洪亮的声音却传入男子耳中:“偃阳,既已化神,为何突生顾虑啊?”

    明月泉中男子正是钟南派老祖秦偃阳,就在方才,他刚刚化神成功,只不过在这茫茫仙界,一个化神期修真者实在是算不上什么,所以周围甚至连半点波动都没有产生。

    “师父,风邢渊既然死了,您觉得弟子可以去取那天门吗?”秦偃阳问道。

    白袍老者淡然一笑:“你想走风邢渊的老路?”

    “路是老路,但走的人不同,最后到的地方也就不一样了。”秦偃阳说道。

    “呵呵呵呵,你啊你啊,顾虑的事情总是太多,怎么?有本尊坐镇,你还不放心吗?”老者又笑道。

    秦偃阳也是一笑,“实话说,弟子放心不下的正是您老人家,眼下您倒是对我好得紧,可您手下弟子如此之多,我怎敢保证最后那一个一定就是我呢?”

    白袍老者脸上依旧在笑,与此同时。他身前忽然浮现出无数手指头大小的晶球,随着老者的笑声,那些晶球忽然间齐齐碎成粉末,秦偃阳手臂一颤,“师......”他想说什么,但话却堵在喉头。

    一念之间,散布在修真界的那些有可能成为秦偃阳致命对手之人,全都付之一炬。此时此刻,秦偃阳在老者那笑容中,看到的是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